月光荫

我们同辛劳的尘世一道流逝

我是一切错误的总和。

真正剥夺掉我力量的是我自己,不是任何人或任何话。

♤001

这个编号完全不准确。
因为之前关于秋还写了好多好多,只是都丢掉了。
自己胡乱给自己分析的时候又想到她。

回想我对秋的感情还有我的绝望,那是因为即使当她还没转学的时候我就体会到了某些东西,某些我非常看重的而大部分人缺失的东西,也从她身上流失了。有段时间我待在她身旁却觉得离她很远。我害怕被她抛弃,因为我正谋划着抛弃她。
后来七月份第二次约出来面基的时候,冷漠之外的感觉、原来的感觉、熟悉的、幸福的、使我和她关系亲密的感受回来了。我感到我们步调一致,她像是一大片柔软的暖阳,我可以直接向后倒在里面而不用担心摔伤自己。和她在一起我感到安全。我感到我想一辈子和她在一起——当友情中夹杂暗恋成分时促使我不理智的就是这个缘故。
秋比我平稳。我实在是很喜欢她。后来我才得知我们都通过不同的方式把自己刻在了彼此的生命里。我没有想到给我带来巨大的刺激的事同时也当然会给她带去刺激。
我从秋身上追寻的起先是同感……后来她成为了我的理想境界的化身(我对于自己喜欢的人从来只看优点不管缺点,不知道这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话说回来L也确实没什么缺点)……再后来则也许是默契。哦我从没像爱她那样爱过一个人。尤其是三次元,外貌、神态、动作、环境、语言(我真的不是在照本宣科),这些即时的反应令人鲜活,这是二次元无法得到的。
哦她迫真优雅极了。举手投足。她太优美了。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没人追她(尽管我也知道她身上母性强了点是我痴迷的类型不是大部分青春期男孩子喜欢的类型但)
我写了一堆歌颂她。那一堆现在丢了。我只想祈祷我以后能继续和她同行,然后写出更多。
啊我一直很孤独。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她来了又走,我就无法接受。她不是那类我可以度过生命中的一个阶段就抛下她的人。我想要和她永远在一起。她来了又走。因此我受到巨大打击。假如她不来,我也就会慢慢把自己包裹在茧里了。那两年简直是甜痛。

看她的时候我像是在照镜子。这很奇怪。但我发现我并不真正了解她……我了解她远不如她了解我。再从前Q也是。Q洞察力很强。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喜欢我。我和A为什么做朋友,我们都聊过这个。但我和秋。我听她说话,留下的只是我们在一起对话时的感觉。我只记得光线、她的话、她的动作。她记得我。她记得我诉说的所有小秘密,她记得我的所有习惯,她专门拿这个打趣,消磨掉了我俩在一起的很多时光。但我不记得。她在学校见到新老师会想到我会喜欢,我却压根没想到转学还不辞而别这事对她来说刺激多大——因为对于她的新学校、她的人生路线我求之不得。我太羡慕她以至于我只关注自己而非关注她。我倒是从不嫉妒,但我就因此把她捧高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对友谊没有好处,对她无济于事,对我更没好处。
我的状态一直都不健康。我太孤单、太厌世。我对她的情感和其他许多渴望混在一起了。结果是我不合常理地更加爱她。我总是擅长把事情搞得无比复杂。任何事情。我是越来越不了解她的。最开始的两个月没准我最了解她——是这样吗?是那样吗?
但我也不否认我的确爱她。偶尔我会幻想一下同性恋不被异化的世界。但我不会深入去想。道理和我从来不自己写rps相同。生怕ooc然后以脑补代替真实。

……啊最近cp嗑多了

※010

做了一副十二册的那种梦()太困了来不及记下来,时间不够来不及把梦从头到尾做完((呃第一点是我在梦里没有觉得ooc,第二点是,这梦要么成为现实要么就干脆别出现,第三点是,人的心理自我调整机能真的强大(((什么逻辑

※009

我不可能去上她的课。就我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上学频率,我要真的去上她的课还不如我先对自己开一枪得了。问题不在这里。没有回应——没有吗?有吗?天哪管他呢xd

※008

*如果你在看……超级感谢笛子一直以来的关心QAQ我很久没体会过这个了xxx

问题在于,从一开始我的情感就是我自己的事。我鲜少获得相同程度的回应,我有时候想要但也总是不渴望相同程度的回应。通常我可以把情感转换为动力,这次出问题的在于我失去了动力。我很长一段时间陷在恶性循环里,要走出去有一定的困难。
最好的情况是我暗地里把情感转化为动力,考得像以前状态好的时候一样好(事实上我的成绩挺不稳定来着,我一情绪崩溃就成绩跳水)。最糟的情况会超出我的设想

我有过一个很癫狂的设想,我必须非常拼命努力才能实现它:我想把其他四门的成绩稳定在一个自己能满意的水准(只剩七天了),然后故意把英语考砸。其实这样完全没意义来着,但假如能力足够我想做坏孩子。我脑子里是真的进了很多水

假如可以的话我想尝试。我需要驱动力。这个诡异的计划本身也具有吸引力。我不想可有可无——尤其不想在她那里可有可无。我上个星期看到她在办公室和一个坐着的男孩子谈。我一直不知道她和一些人谈什么。我从来没有过。我好奇。我嫉妒那个男孩子。扎昆在上

这真是个不现实的计划。不过我还是可以试一把嘛!然后还有——我想起来怎么形容了。就是,她对我没有期待了。这个令我痛苦得不堪忍受。这真的是非常、非常之糟糕。

※007

我要再做她的学生。

※006

我妈在9/30给浦老师发了一条微信,大致是表达了感谢,略微说了下我的近况。没有回复的消息。我不打算猜为什么,在这方面我的猜测从来没有靠谱过。

以及我今天晚上做作业拿东西的时候,看到了以前浦老师批的一张答题纸。看到她的笔迹,我想我知道了。过去和现在是不同的,过去的只存在于当时当刻,现在的才存在于现在。回忆被染上色彩是必然的,只不过这次的涂料是依着我的喜好和对象的特点形成的以猩红色为主色的一些。
因此这一切完全没有必要。同时我止不住地想她。再同时,我是真的上听不进现在这个英语老师讲课。

※005

我绝对是被驯养了。
下次我可以试试换个方式开口,不过兴许挺难,因为第一句话都是我非常想说一直没能付诸于口的。以及这种说话风格是我看了几个小时的翻译成中文的欧美小说的后果。
我感到没法上别人教的英语课。想到同班就有在上她的课的好同学我就觉得十分奇妙。所有人都是很好的,只是我总想着她。今天早上收作业的时候,男生们搬了几个没人用的课桌在门外沿着教室的墙排成一排。全年级一共四个班,我在四班,现在她带两班。就二班和四班会在早自习前在教室外面放一溜课桌用来交作业。
一起回家的同学谈到六一节的活动和英语舞台的活动,于是我又想到她。想到她的同时还想到秋和L。我往她们每个人身上都同时或不同时倾注了很多情感,为她们每个人我都写过很多见得人的和见不得人的。我也梦到她们。秋梦到过起码几十次。实际上从秋开始我就很寂寞了。我的生命里很少有人出现,因此对于每一个我都如痴如狂。我现在仍想起她们每个人,秋、L和她。两年来我的生活基本由她们组成。秋、L、她。
今天上课走神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合适的词句形容我对她的情感。我爱她。不是同人里经常出现的那种意义上的爱,多半是基督所宣扬的那种爱。我心甘情愿听从她,即使在我还是她的学生的时候我也很少因为她的可能过于严厉的方式腹诽。现在也是。我竟然怀念束缚。这种情感比曾经对L和秋产生过的更加正面。
今天有升旗仪式。我想到别的一些事情。我记得最后那次升旗仪式的时候半个班都去排练了,几乎所有的好同学都出场了,其他一些也有道具组之类的任务。我的所有朋友都去排练了,我是少数被留在班级里的人之一。我感到被排除在外了。我痛苦得要死——我的意思是,所有的班级活动都是她热情洋溢地组织的。但我就感觉被遗忘了。
我其实非常想参与各类活动,但除非我自己努力争取,再借助一点外力,从来都会被排除在外。大概我看上去太内向了而且真的非常不主动。我以前有时候会黑暗地想,我被放在班级里,除了为班级在年级里争名次毫无作用。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因为那种忠诚只属于我原来的班级。而且我知道还有别的原因。
今天语文老师随手让几个人(包括我)改其他同学的默写。我想到在过去,她一直让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女同学批改所有人的默写和练习卷(我们的默写和练习卷实在是太多了)。但一开始我是不在那些改卷子的女孩们里面的。我很想改,但没有。有一次缺人手还是什么,我正巧在教室里,从此我也就开始改别人的默写和练习卷了。
我们上课是一个老师带两个班。改练习卷的时候我通常都被分到隔壁班的那一叠而非自己班的。我总觉得这是不那么信任的表现,但这个想法没道理。后来有一次,在英语拓展的选修课上,大家看电影,她叫我去改练习卷,我改的是本班的一叠,我几乎痛哭流涕。
我很好奇她对我的看法。我后来想想,无论如何她都是一位老师对着许多学生,即使她带了我们班三年带了我两年而不是只带一年的毕业班(哈,现在她就是继续在带毕业班了),我也只是她带过的很多学生之一。总而言之无论她对我怎么看都绝对不可能像我对她抱有那样深的情感。所以这个问题就变得无意义了。
讨论到这里,听上去这种“爱”仿佛要变质。不过我也不关心这个了。我不想从她那儿离开。
我之所以说听上去这爱仿佛要变质就是因为,接下来我要说的,也是我内心真实想说的,但听上去很恐怖,就是:
无论她怎么样或者她对我怎么看,都不会影响我对她的这一腔海底活火山口的海水似的情感。
唉,我只能确定我并不像信神一样崇拜她,也不是以青春期少女的思路去迷恋她。至于我那情感具体叫什么,大概它就在这个崇拜和迷恋之间的区域飘着吧。没准她的形象就是我梦寐以求的那种具有对比性极具魅力的原始和柔情的融合。不管怎么说,她的有点瘆人的甜甜的笑是真的让我感动得想掉眼泪。

※004

我做了一个梦。
我不记得梦的其他部分了(那些都不重要!)但这个梦里有第一批转走的很优秀我不是很熟的同学,还有教音乐(可实际上还是英语)的浦老师
啊我就想说,在梦里她穿一身浮夸程度堪比白女巫的黑皮草可真好看XXD袖子非常宽(宽得像中世纪那种类型),裙子两侧也垂得非常长,全部都是漆黑的皮草

※003

想了想还是放在lofter上,因为我猜想我可能以后也会继续就此主题碎碎念。而我之前已经两次为此码了比肝同人更多的字数,而放在lofter上至少我(大概)不会把它们删掉

经历了快哭出来以及对现实生活中的人和文章中的角色的关系的一堆碎碎念后,开始理智发言:我会这么这么一整天一整天地想到浦老师,也许和她做班主任的时候培养下来的从早上七点半直到下午四点半的习惯有关。假如我和上一届一起正常毕业我也还会怀念她的非常令人吐血的交作业策略和每天留到五点半的英语补习。我不习惯在学校而不按照她制定下来的规则生活
天哪我一直在关于浦老师的事情上试图找到合适的度。不是说会过度,并不会有过度的情感,但可能由于郁老师(天啊我的生活真像一本小说)的原因(但这绝非主要因素),和其他的许多原因,我会在心理上非常本能地在浦老师的羽翼下寻求到安全感,并且对她感到很能亲近。就像秋
呀,我挺不明白的。而且我就将要在记忆被时间淡化的情况下度过偶尔能碰见她的一整年,这个奇妙程度和合理程度堪比我在为fm蹲sd的路上碰见米flo
不同的是我这次带了那个标记

本来为了作文的一段贴上来,我想很多炽热的火玫瑰没法风干塞进作文本:
(尽管下文顶多是淡色的康乃馨)

当我不再能听见她的声音,她的斥责、敦促、鼓励、温暖的话语,黑板上也再看不到满满的令值日生发憷的字迹,做题不再从阅读版块做起,英语作业也像别的科目一样带回家完成。不再需要每天比别的班级提前一刻钟到校,也无需在吃完午饭后立即回到教室里。那是我想念她的时刻。也不会有别的班主任和她一样会说她把我们每一个都当作自己的孩子,照顾本班到了甚至可以说是偏袒的地步。没有英语老师像她一样能说出哪个词哪个例句在考纲第几页或者预测到考试的题目,又亦或是在学年伊始就能看到我们初中后的未来。而她的温暖的笑和高尚的品格,做事雷厉风行的风格,也让我觉得这是一位可遇不可求的好老师。